点击关闭

野外页岩气-朱峰是中国石化地震勘探分公司中一名野外数据处理的技术工人-香港新闻台

  • 时间:

具惠善取关安宰贤

在這裏,有一群鮮為人知的青年,他們在荒郊野外作業,用智慧和汗水為千家萬戶的美好生活加油。

孟常亮、郭強、朱峰、商越……這些人組成了中國石化一直懷揣夢想、敢於擔當、百折不回、矢志不渝的隊伍。他們的名字就是腳印,一步步走在涪陵這片土地上。頁岩氣開採時奔涌而出的一團火,宛如永不熄滅的太陽,閃耀着他們的光芒。

為了精準找到油氣,數據是不能出差錯的。

出國工作需要有一定的英語基礎,郭強覺得是個好機會,決定從零開始學英語。從日常交流的「thank you」,到鑽井專業的「derrick man」,郭強每天努力地記背單詞,對於大學生們來說,學習英語可能不是登天的難事,但對於每天在轟隆隆的工地上幹活的郭強來說,需要面對很多困難,橫下心來的他一直堅持着。

後來,她考進了中國石化,重新做起了「油三代」。她知道工作地點遠離城市,想要看場新上映的電影也需要花費1個小時的車程,去附近的涪陵城內,她也知道奉獻和付出是這裏的標籤,她更知道為美好生活加上的油自己沒有太多享受的機會,但她依然保持着讓自己活得精緻、過得精彩的心境。

她沒有那麼多苦哈哈的故事,相反,為能沉浸在現在的工作生活環境中感到滿意,她喜歡網上購物、喜歡用手機App背單詞,空閑時間自學Excel為自己充電。她說,自己需要學習的東西還有很多,周圍同事都很好,生活中的儀式感也喚回了內心豐盈的世界。

每天,朱峰早晨7點多起床;8點多坐到電腦前開始處理已收集好的數據;12點吃午飯,三葷一素;下午繼續重複上午的工作,如果數據處理順利,晚上8點到9點就可以回宿舍休息,如果工作量龐大,就要加班,深夜12點完工並不罕見。

孟常亮是一位打頁岩氣井的工程師,負責整個平台的技術指導。和許多石化工人一樣,孟常亮也是石化子弟,從漫天風沙的甘肅戈壁到重慶的深山區,孟常亮的工作地點一直在變。今年3月起,他來到中國石化涪陵頁岩氣焦頁23號井進行作業已經4個月,幾個月回一趟家是工作中的常事。

兩人面朝大山坐在地上,劉曉對郭強說:「你還很年輕,機會大把有,只要能克服惰性,更有責任心,定能成事!」

郭強換了個思路幹活兒,雖然依然只是普通的工人,但事事從班長的角度思考和處理事情。突然有一天,集團通知有去沙特工作的機會,老班長覺得郭強的綜合能力達到了水平,就推薦他去試試。

孟常亮有個徒弟,叫林玉傑,今年23歲,在鑽井隊已經有半年時間了,師徒二人非常相像,都可愛而靦腆。有人問徒弟:「看到師傅會有看到10年後自己的感覺嗎?」他說,不想像師傅那樣,他想要活出一個與師傅不一樣的人生,他認為,新一代鑽井工人在荒郊野外也能活得內心豐盈,精巧細緻。

朱峰有兩個兒子,大兒子8歲,正在上小學,休息在家的妻子照顧着兩歲的小兒子。每年兩個野外項目,一個項目需要離家3到4個月,不能陪伴在妻子和孩子身邊成了朱峰心中的痛,「如果重新選擇的話,肯定不跑野外了。」說是這麼說,朱峰從來沒耽誤過工作。

目前手頭的勘探項目,朱峰從4月初干到了7月中旬,每天都需要將野外傳回來的數據導入特定軟件中,等待軟件分析,根據分析結果找出數據錯誤點,進行糾正修改,再將處理好的數據傳給下一位工作人員,最終疊加做出剖面圖。

郭強是個上進的人,工作幾年後,他特別想當個副班長,結果事與願違,他失敗了,連自己眼裡「最小」的官都沒當上,這對他的打擊很大。有一天晚上,他找到自己的「老鐵」班長劉曉倒了苦水。

「火鳳凰」騰起來了!2012年11月28日,中國頁岩氣商業開發的第一串火苗躥出焦石鎮地面,這個重慶東北部的小鎮沸騰了。這裏海拔並不高,但絕對是中國頁岩氣的珠峰;這裏面積並不大,卻成為大國新能源戰略的有力支撐。

2018年,她從長江大學地質工程畢業,不想再做一個「油三代」,去杭州從事喜歡的互聯網工作,在互聯網公司里,加班和犧牲雙休是再平常不過的事,守着西湖一個多月她都沒進去過。

好消息傳來,郭強通過了選拔,爭取到了去沙特工作的機會。「他現在留在沙特了,說起來我自己也挺欣慰的。」劉曉說。

「涪氣」群像:千家萬戶的美好生活有他們的力量

郭強:在鑽井架下背英語單詞郭強,是一名頁岩氣鑽井隊的井架工,人們想象中的井架工肯定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又苦又累,是個「大老粗」,郭強的工作狀態也差不多。

朱峰:做細數據找好油氣朱峰是中國石化地震勘探分公司中一名野外數據處理的技術工人。2004年,朱峰來到中國石化工作,一干就是15年。在這15年中,朱峰做過炮點鋪設的方案設計,確定過野外工作的點位,兜兜轉轉後跟隨項目組做起了野外作業,加工處理野外收集回來的數據。

商越:為自己的選擇負責27歲的商越在涪陵頁岩氣的企業管理部工作,她和所有的年輕姑娘一樣愛美,周末會宅在屋裡追劇,有一大堆化妝品,上班前化半個小時的妝來迎接每天的生活。

這幾天,項目剛剛完工,他可以坐上大巴車回到四川德陽的家了,孩子念叨了許久去北京旅遊,他想趁着這個假期帶孩子實現這個願望。15天的假期后,他又將奔赴下一個勘探項目。

鄭欣怡(南開大學)王佳珍(華東師範大學)陳昊(蘇州大學)郭豪傑(山西師範大學)范妍君(西南民族大學)裴心語(湖南大學)李錦鑫(太原理工大學) 來源:中國青年報

每天早上4點多起床,5點半就掌握了第一手數據,6點多開始日常工作,他像一個齒輪,一直嚴絲合縫地運轉着。

道理是這麼說,可怎麼克服惰性,機會又在哪裡呢?

孟常亮:像齒輪一樣嚴絲合縫地轉

遠離城市,長期在野外工作,一個個孟常亮這樣的石化人在為我們的美好生活加油,他們卻很少享受到這樣的美好,他們在大太陽底下吃飯,在大雨中作業。孟常亮每次回家鄰居都說他晒黑了,說他總是那幾件衣服,穿得「土」。親戚朋友討論的時尚話題都跟他沒什麼關係,他的世界里,除了回家那十幾天多做做飯、多干點家務活兒、多陪孩子玩玩,幾乎都是鑽井。

今日关键词:张予曦承认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