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瑞士霍夫-以色列国家图书馆一直在努力争取收藏卡夫卡的遗稿-nba火箭最新新闻

  • 时间:

迪拜出逃王妃现身

而卡夫卡的其他遺稿,一直放在特拉維夫的一間破舊的公寓里的廢棄冰箱中,還有一些存放在特拉維夫的銀行的保險柜里。卡夫卡遺稿中的一部分還被存放在瑞士聯合銀行的蘇黎世總部里。在瑞士的一家法院的判決之後,這些遺稿也將被運送到以色列國家圖書館。

在今年四月份,瑞士蘇黎世的一家法院也維持了以色列的判決,裁定儲存卡夫卡遺稿的保險箱可以被打開,並把裏面的東西運往以色列國家圖書館。卡夫卡遺稿案終於塵埃落定。

檔案保管員斯特凡·利特(Stefan Litt)稱,「這次放在瑞士的60個文件夾里的遺稿包括着重要的原始材料。」他非常感謝瑞士聯合銀行的合作。

參考資料:https://www.theguardian.com/books/2019/aug/07/israel-national-library-unveils-reclaimed-franz-kafka-archive

2007年,霍夫去世之前將遺稿贈送給了自己的兩個女兒。以色列開始對其兩個女兒發起訴訟。霍夫本已與德國馬爾巴赫的文學檔案館達成協議,要將卡夫卡遺稿打包賣給後者。但是,以色列堅持認為卡夫卡遺稿是屬於猶太人的文化遺產。2016年,以色列在最高法院的判決中獲得勝利。

據《衛報》8月7日報道,以色列國家圖書館最近展出了一批從未出版過的卡夫卡遺稿,這標志著一場曠日持久的法律糾紛的結束。自從1968年卡夫卡的遺稿保管人馬克思·布羅德(Max Brod)逝世后,有關卡夫卡遺稿的歸屬問題就在德國和以色列之間引起糾紛。在兩周之前,卡夫卡的所有遺稿都已抵達以色列國家圖書館,由以色列國家圖書館收藏,並向全世界的公眾開放。

  

1939年,由於納粹德國佔領布拉格,布羅德作為猶太復國主義者,帶着卡夫卡遺稿逃到了特拉維夫。布羅德在1968年去世前,將卡夫卡遺稿都交給了自己的秘書埃斯特·霍夫,卻沒留下任何明確處置的指示。

  

弗蘭茨·卡夫卡以色列國家圖書館的館長David Blumberg在本周三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自2008年3月以來,以色列國家圖書館一直在努力爭取收藏卡夫卡的遺稿。在5月21日,德國當局還向以色列國家圖書館移交了布羅德的約5000份文件,包括布羅德的劇本、日記、信件和手稿等個人文稿以及一張卡夫卡在1910年給布羅德的明信片。以色列方面稱,這些文件在十年前曾經被盜,然後被轉賣給了德國馬爾巴赫的文學檔案館和其他的私人收藏家。

卡夫卡的所有遺稿,在以色列國家圖書館向全世界公開展覽

1924年,卡夫卡死於肺結核。他在生前囑咐他的好友馬克思·布羅德,在他死後銷毀他所有的信件和著作。但馬克思·布羅德並沒有遵照他的遺囑行事。布羅德很早就發現了卡夫卡的驚人文學天賦,他也了解卡夫卡以及他作品的閃光之處。因此,布羅德將卡夫卡遺稿以及信件都原封不動地保存好,並用其餘生對卡夫卡的作品進行編輯和出版。布羅德在卡夫卡成為20世紀重要的文學人物上發揮了極其關鍵的作用。

在以色列圖書館得知該消息之後,提出可以將遺稿交由圖書館下屬的檔案館保存,但這個提議被埃斯特·霍夫拒絕了。霍夫在倫敦蘇富比拍賣行賣掉了卡夫卡的部分遺稿。德國馬爾巴赫的文學檔案館花了100萬英鎊買下了《審判》的手稿。

斯特凡·利特還說,除了卡夫卡和他的兩位朋友的通信、日記和筆記本,其實卡夫卡的大部分手稿已經被布羅德出版了。而這些未經發表的原始材料,能增進我們對卡夫卡個性的了解,並能提供理解他的文學作品的新角度。

檔案保管員斯特凡·利特(Stefan Litt)向大家展示卡夫卡筆記本里的畫作,圖片來自於Sebastian Scheiner/AP

今日关键词:斯内德退役